即时新闻:
新闻
警网首页  >  面孔  > 正文

烈日“烤验”汗水“洗礼”三伏天里的北京铁警

2019年07月28日 16:18     来源: 中国警察网    作者: 邓有林   

  七月末,北京迎来了入伏以来最热的“桑拿天”。与高温一起席卷而来的,是暑运高峰。直面“烤验”,北京铁路公安处的民警们战高温、斗酷暑,坚守一线,为广大旅客平安乘车保驾护航。 

  携犬工作,汗流浃背,最担心的还是怕犬“中暑” 

  725日下午2点,北京站外的最高气温已是37℃,地表温度接近60℃。 

  上午巡逻了几圈下来,郭磊身上被汗水浸透的警服还没干,汗碱大圈套小圈的留下片片白色印迹。接到发现无主行包需要检查的指令后,他快步走到警车的后门,刚一打开“黑狼”就“嗖”跳了下来。快速给“黑狼”穿上“警犬”衣服,郭磊就牵着它又去工作了。 

  仔细检查后包没有问题,20分钟后郭磊牵着“黑狼”又回到警车前。刚一打开门,“黑狼”就蹿进了车后的犬舍。郭磊顾不上擦汗,连忙仔细检查了“黑狼”脚底的肉垫。“天太热,广场上铺的石材都被晒的发烫,得看看警犬有没有烫伤。”郭磊说道。 

  郭磊今年42岁,参加公安工作已有20年,与“黑狼”搭档也已经5年。每年暑运期间,郭磊都会带着“黑狼”在北京、北京西、北京南三大火车站执行巡逻任务。 

  郭磊说,现在是暑运高峰,火车站旅客多,旅客在广场、安检口、候车室等地遗失行李的情况也比较多,遇到这种情况,一般都需要警犬先进行排查,再由民警处理。往往一个案子处理结束,郭磊也已是汗流浃背。而这样的事,几乎每天都有发生。 

  不仅如此,每次巡逻期间,郭磊还要不断的停下来为过往问路的旅客解疑答惑。从北京站广场东侧到西侧再折返回来,热气蒸腾,人会感到窒息。 

  回到警车上,郭磊掏出随身携带的眼药水,因为天热汗水经常会流进眼睛里又疼又不舒服,怕眼睛感染,他有空时候就会滴上几滴缓解一下。见“黑狼”喝光了面前水盆里的水,郭磊赶紧又给它添上。天气太热,工作时间不能长,郭磊担心他的犬会“中暑”,所以照顾起来格外仔细。 

  烈日还在持续的烘烤,地面上的热气也在不停的蒸腾。郭磊和“黑狼”得空就得多休息,等待他们的仍将是又一次忙碌的工作。 

  便衣反扒,高温“煎熬”,不擒“蟊贼”誓不休

  “动手了!行动!”随着师傅大勇哥的一声令下,接到命令的小刘从另一边迅速靠拢过来。720日,在北京南站二楼候车室,经过三个小时的跟踪蹲守,盗窃旅客手机后准备逃离现场的“刘某”终于被师徒二人抓获归案。 

  小刘叫刘伯东,2015年参加公安工作,干反扒工作也已有两个年头。 

  反扒工作属于便衣打击,化身旅客、蹲守观察、行动抓捕,需要胆大心细,更需要耐力和毅力。高温“煎熬”,是暑运对小刘最大的考验。 

  在北京西站北广场的进站口,小刘背着书包,跟着排队的旅客缓缓前进,每到检票口附近,便又退出队伍,重新来到队伍后面,头顶烈日炙烤,背后的书包粘着衣服像倒了热汤一样蒸腾着。“这样的蹲守观察是必不可少的,如果我们贪图凉快,可能就会让违法人员有机可趁。” 

  从广场到候车室,是从“烤”到“蒸”。候车室人多拥挤,嘈杂自不用说,又热又闷,往往一天下来,整个人都是头昏脑涨。为此,小刘随身也带着清凉油,不舒服的时候就在太阳穴上抹一抹,就会精神很多。 

  晚上8点,小刘才在休息室内脱下了早已汗湿的短袖,重新换上一件,小刘一边吃着盒饭一边向记者说道:“这也是化妆侦查的一种手段,一件衣服穿时间长了违法人员会认出来。”记者注意到,小刘胳膊暴露在阳光下的一截已被晒的黝黑泛红,而小刘却坦然的笑道:“没事,夏天过了慢慢就白了。” 

  晚饭过后并不是休息,夜间站台较暗,乘车旅客容易困乏,为防止旅客钱财被盗,小刘得和同事们前往站台为旅客守护平安。在站台上,列车席卷着热浪,小刘又消失在了茫茫的旅客之中。 

  值勤巡逻,日行3万余步,守卫北京西站“南大门”

  “一米七五的大个,一抹靓丽的蓝色”,在北京西站的南广场,总能看到这样一个身影,一会儿在排队旅客旁提示看管好老人、小孩、行李,一会儿又忙前忙后的帮着前来求助的旅客排忧解难。 

  她叫王煜霞,同事们都叫她“大霞”。大霞虽已人到中年,但工作起来,仍是初心依旧,热情不减。“办案子雷厉风行,对旅客热心温和,对同事古道热肠。”与大霞工作多年的同事说她在大家心里就是大侠。 

  早晨540分起床,给正在读高三的孩子准备好早餐,再打扫完卫生,大霞便出发来到了工作单位北京西站派出所,一天的工作就此拉开序幕。 

  8点钟的时候,太阳已经有些刺眼,从北京西站南广场东侧的南一售票厅到西侧的南二售票厅,一路上不断有旅客过来问路,大霞也不厌其烦,都给一一指明,这样走走停停,一趟往返下来就得半个小时,一天下来,就得走3万多步。值勤巡逻就是这样,坐在值勤室心里就不踏实。 

  “值勤巡逻废腿,更废嗓子,有时候一天下来跟旅客说的话比走的路还多。”大霞开玩笑的说道。事实也确是这样,广场上旅客嘈杂,给旅客解答问题就得大声,往往工作下班嗓子都哑了。 

  中午的时候,阳光愈发炽烈,热气蒸腾氤氲,熏得眼睛都睁不开,大霞的警服短袖里还穿着一件贴身的黑色短袖,虽然这样更热了,但大霞说:“里面的短袖吸汗,这样警服看着整洁一些。” 

  回到值勤室,大霞摘下帽子,挽起的头发像是泼了水一样湿哒哒的。同事已经帮她打来了午餐,为了防止民警中暑,所里还专门熬了绿豆汤,大霞喝了两口,还没来得及吃饭,电台又响了起来,有孩子和家长走失了,戴上帽子,拿起电台,大霞就又投入了工作。再吃饭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3点了。大霞一边吃饭一边说道:“现在是暑运高峰,旅客本来就多,周五的时候,旅客就更多了,加班也成了一种习惯。” 

  晚上10点多,一名男旅客报警称自己的包过安检后不见了,大霞接警后便马上带着旅客赶到了安检口,经工作,大霞发现原来是有人拿错了背包,随后根据包里的个人物品,大霞找到了已经上车的拿错包的旅客,而他对自己拿错了包还浑然不知。原来,男子是准备回家结婚,因为着急乘车,拿错了包也没注意,包里装的正是结婚用的礼服和戒指。 

  送走这两名旅客,已经是凌晨了。回值勤室的路上,大霞说:“这样的工作其实挺亏欠家人的,但穿上警服,戴上警帽,还是得有一份责任一种担当。” 

  在骄阳下挥汗,是初心的洗礼;迎着烈日行进,金盾才熠熠生辉。“平安站车路,金盾护你行”,在有列车的地方,就有千万铁警在战高温、斗酷暑,只为你的前方就是平安的方向。